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xxx video,新手必看

听到了我爽快的回答之后,陈老师的脸上立即露出了更加灿烂的笑容,他笑呵呵的说着:“楚楚,刚刚听说你每天要挤掉那么的奶水,我感觉就这么浪费掉了怪可惜的,那个我想说的是,你能把多余的奶水让给我喝吗?”当陈老师突然将这句话说出来之后,我的脸蛋顿时一下子红到了我的脖子根那里去了,无比的尴尬,一时之间,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  陈老师见我不回话,他的表情也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,重重地说着:“楚楚,你别误会我的意思,我是你的老师,你曾经是我的学生,教书育人是我原本的职责,我不可能不要脸的做出一些违背人伦道德的事情!”陈老师的话,说的特别严肃,表情也非常认真,我一下就慌了,连忙摆手解释:“陈老师,我……我没有误会您,只是,只是……”我红着脸,眼睛不敢看他。

  闻言,陈老师似乎松了一口气,重新挂上和蔼的微笑,“楚楚,老师只是不想看见你这么多这么好的奶水就这样浪费了!你别想太多。

  ”完了之后直接从他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千块钱放在了我的面前,然后淡淡的说着:“楚楚,你看这样可以吗?你这么好的奶水浪费了也挺可惜的!正巧我的肠胃最近出了点小毛病,听医生说母乳对这方面有很好的调养作用!老师花钱买你的奶水治病,这可是正儿八经的事情!”当他将这一千块突然放在了我的面前的时候,我感觉到更加的不好意思了,陈老师毕竟教导过我三年,没有他的信任,我也不会来他们家给他们的儿子喂奶,更不会拿到一个月几千块的薪水补贴家用,老公也不用为了养活一家子,没日没夜的干活。

  虽然我们家是穷,但是陈老师的这个钱我是绝对不会要的。

  我稍显犹豫了一会,偷看了一眼张姐休息的卧室,咬了咬嘴唇,羞涩的说着:“陈老师,您把这个(妈妈啊啊啊啊)钱拿回去吧,您需要,我就挤一些奶到杯子里面,一会你再喝吧!”陈老师听了之后显得非常开心的说着:“真的吗?楚楚,那真是太感谢你了!”他说完了之后,稍显急切的走到了旁边的茶几上面,拿了一个透明玻璃杯递到我的手里。

  我依旧有些害羞的从陈老师的手里面接过了那个玻璃杯,然后侧着身子,将我的奶汁挤了大半杯到这个玻璃杯里面。

  然后红着脸,将刚刚挤出来的还热乎乎的奶汁端到了陈老师的面前。

  陈老师看见了之后,一脸高兴的接了过去,一口气就给喝光了。

  我看着陈老师一口气就喝完了,我感觉羞涩的同时还有些好笑,我竟然鬼使神差地问了句:“陈老师,好喝吗?”陈寿此时显得无比的开心,像是得到了想要东西的孩子,笑呵呵的说着:“恩,好喝,甜甜的,而且味道很浓,比牛奶好喝多了!”我低头害羞的笑了一下,抬起头不好意思的说着:“陈老师,孩子吃饱了,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哦!”当我提出要回去的时候,陈寿顿时显得惊讶了一下,他皱了一下眉头说着:“楚楚,别急嘛,要不留下来一起吃个晚饭吧?”听他这么一说,我连忙摆手拒绝,有些腼腆的说:“不用了,陈老师,谢谢你,我已经在家准备好饭菜了!”闻言,陈寿有些失望,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,嘴唇动了几下之后却没有说出一个字出来,只是一个劲儿的盯着我看。

  在他火热的目光下,我感觉浑身不自在,带着些警告和提醒意味的娇嗔一声。

  “陈老师……”被我提醒后,陈寿察觉到自己的失态,脸上出现一些尴尬之色,稍稍收敛了点,但还是时不时偷看我一眼。

  见状,我轻轻揉着衣角,脸红红的低声问道:“陈老师,您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?”我主动这么一问,陈寿脸色倒是变得有些不太自然了起来,尴尬的笑了一下,犹豫半晌后,似乎是无意的说:“楚楚啊,我能再喝点奶吗?我看你的奶水好像还有挺多的样子!”说完,他的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我,等着我的反应,又补了一句:“医生说我的肠胃病还是挺严重的,要喝大量母乳调理,不然时间长了,会落下病根的……”“啊!这么严重吗?”我惊讶的叫出声。

  “嗯,医生是这么说的,我这也是老毛病了,你也知道老师的工作压力很大,每天上课都会吸入大量粉尘,还要经常熬夜批改学生作业,饮食不规律,这些对身体健康危害很大。

  ”陈寿面色严肃的说:“我这两年经常腹痛难忍,有时候半夜都疼的睡不着觉。

  楚楚,你也不想老师出事吧?帮帮老师好吗?”一听情况这么严重,我一下就为他担心起来,我强忍内心的羞意,想了一下然后轻轻地说:“那……那好吧,我再挤一点,好像还真的有很多呢!老师你放心,只要能帮的上忙的,我一定帮你!”我说完,这次主动去拿到了刚刚的那个透明的玻璃杯,当我拿到了透明玻璃杯,正准备侧向一边去挤的时候,陈寿突然叫住了我。

  只见陈寿走到他们的卧室门口,确认门关紧之后,又把我拉进另一个房间,站在我身边,用有些哀求的语气说着:“楚楚,那个…我能直接吃吗?”当陈寿突然这么一说,我听见了之后整个人顿时像懵住了一样,我甚至在想我是不是听错了,于是我转过脸来看着他,不敢置信地问着:“陈老师,你刚刚说什么?”这个时候,陈老师看着我的脸蛋,在那里有些尴尬的笑着,却又重复了一遍说着:“楚楚,我是说我能够像我儿子一样直接去吃吗?”当这次陈寿这么大胆直白的说完了之后,我的脸蛋刷的一下变得通红了起来,此时我根本不知道我该怎么办,慌张的手足无措。

  他的这个要求不单单只是吃母乳了,还会和我有身体接触,而且那个部位除了自己老公,怎么可以让别的成年男人碰。

  我羞涩的同时还带有些许愤怒,微微提高音量,怒声说:“陈老师,你瞎说什么呢!这绝对不行!”此时陈寿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,但是他很快继续在那里哀求的说着:“楚楚,你就答应我一次,好吗?医生说了,直接吃和挤出来效果差的很大。

  老师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,但你是我的学生,连你都不帮我,我能怎么办?老师这也是没办法了啊!”他的表情满是无奈,哀声请求的样子很可怜。

  我相信了他的话,但还是过不了心里这一关,喃喃说道:“这不行……不行的……”闻言,陈寿突然朝我跪了下来,眼泪直接出来了,哀声道:“楚楚,算老师求求你,我可以每月再给你加五千工资,你帮帮我?怎么样?”看到他这副样子,我心软了,可是又怕对不起老公:“可是……可是被我老公知道,他会跟我离婚的……!”陈寿急忙说道:“放心吧,楚楚,我发誓绝对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!况且我只是想去吃奶,又不会做别的什么的,你就放心吧!”这时候,我的思绪继续动摇起来,陈寿似乎已经察觉到了,于是他继续在那里说着:“楚楚,你就答应我一次,好不好?五千块钱我可以立刻给你,你拿着钱可以给老公孩子买衣服吃的,我只是想吃你的奶,你绝对不会损失什么的。

  你就答应我一次,好吗?”此时当我想到我老公为了一家奔波劳累的样子,他每个月工资还不到五千,如果只是让陈寿吃一次奶就能赚到五千块钱,老公一定会轻松很多吧?“嗯……”于是我把心一横,然后强忍羞意的点了点头,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应了下来。

  陈寿表情惊喜万分,似乎也没想到我竟然真的会答应,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,然后抬起头看了看四周,发现周围的窗帘已经拉的好好的,外面是没有人可以看见里面的,于是拉着我坐到了沙发边,然后慢慢的用手将我的上衣给掀了起来。

  当他准备去掀起我的里衣的时候,不知道为何,我的胸口却跳动的十分厉害,我感觉我已经双颊绯红了,非常的害羞和紧张,愧疚感袭来,心里有很对不起老公的感觉。

  而这个时候,陈寿则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我,手中还在继续撩我的衣服。

  此时我的双眼已经完全不敢去看他的眼神,我只敢看向别处,还不到一分钟,陈寿就将我的里衣给掀了起来,他就蹲在我面前,双手在那里手舞足蹈了,想去抚摸又舍不得的样子,然后不停的在那里赞叹着:“楚楚,你真的是太美了”他的夸赞我的脸蛋羞的更加通红了起来,胸口也跳的更加的厉害了,羞涩的同时还有点点自豪。

  认真欣赏片刻后,陈寿终于有了动作…….就在陈寿正准备张开大嘴要伸过来吃的时候,突然他们家客厅有了响动,顿时让我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赶紧将衣服给放下,而陈寿也显的非常失望。

  他恋恋不舍的把手从我胸上收回去,然后给我使了个眼色就先出去了,我连忙收拾了一下稍显凌乱的衣服,也出了这个房间。

  过了没一会儿,陈寿的老婆张玉萍从主卧里出来。

  陈寿脸上立即挤出了一丝笑容跟他老婆打了个招呼。

  我假装站在了安安的睡床的旁边,不知道为什么,见了她有点心虚,老老实实的问候了一句:“张姐好!”张玉萍看了看我说:“楚楚,今天怎么样?安安吃奶乖不乖呀?”

“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主任了!好,我告诉你齐昊,你被开除了,现在就收拾东西马上给我滚!”“行,至少我无愧于心!”齐昊眼中闪过一丝怒色,随即离开。

  他自有依仗,并不担心找不到工作,大不了就回老家继承老爹的医馆,也比在这里受气好。

  昂首走出办公室,路上齐昊看到了一群人径直走向陈富国的房间,不过他也没在意,回到自己的位置,便准备收拾东西离开。

  “主任,你消消气,别气坏身子了,不值当。

  ”林媚连忙关上门,给陈富国按摩,帮他消火。

  “玛德,一个小小实习生,居然敢那么嚣张”陈富国一脸的愤怒,不过当他眼睛瞄到林媚敞开的衣襟时,心里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。

  “哎哟,主任你好讨厌。

  ”林媚注意到陈富国的目光,故意把衣领拉敞开,让他可以看到里面更多的风光。

  “你这小蹄子,有你在身边,我真是要日夜‘操’劳了”陈富国贱笑一声,把林媚一把抱在怀里,重新开始刚才被中断的事。

  “咚咚咚”一阵平缓的敲门声响起。

  “谁啊?”陈富国不耐烦的喊道,双手不停歇的继续动着。

  “韩立,我找齐昊!”“没空,现在正忙着看病呢,走吧,下次预约个时间再来。

  ”陈富国此时已经被色欲冲昏了头脑,也不多想,直接让门外的人离开。

  “主任,是韩院长啊,门外是韩院长!”林媚原本满脸潮红,听到门外是谁之后,顿时脸色大变,挣扎着站了起来“韩院长!”反应过来的陈富国马上从椅子上弹了起来,一把推开林媚,冲到门口把门打开,连衣服都忘记整理了,显得狼狈不堪。

  “陈主任,你还真的是忙于业务啊,连见见我这院长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”韩立面色一黑,看到陈富国被扯的半开的白大褂,又看看房里林媚一脸不正常的潮红色,哪里不知道刚才正在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“我身为主任,理应以身作则,忙点没什么,都是应该的。

  ”陈富国不断的点头哈腰,一脸谄媚。

  “哼!”当着外人的面,韩立也不好发作,对身后的一名穿着OL装的女子歉意道:“萧总,让你见笑了,里面请。

  ”只见一个容貌精致,身材高挑的女子带着两个虎背狼腰的跟班走了进来,她戴着黑框眼镜,脚踏黑丝高跟,眼神凛然,往那里一站,久居上位的气势自然散发出来。

  这个女人不好惹。

  只是瞄了一眼,陈富国心里便自然闪现出这个念头。

  待看到韩立主动让位给她,更加肯定女子不是个普通人。

  “这位是日升集团的总经理,萧雪芙女士。

  ”只是淡淡一句,陈富国便心头剧震,无他,实在是升日集团太有名了!国内排名前三,全球排名前十的超级巨头企业,旗下产业众多,横跨多个领域,据说还有军方背景掺杂其中。

  作为日升集团大本营的东升市,这里将近有一半的产业都刻着日升的影子。

  而其集团老总萧雪芙,那可是跺跺脚,整个东升市都得抖一抖的大人物。

  这种级别的存在站在自己面前,陈富国又哪里能镇定得下来。

  “萧总,大驾光临,实在蓬荜生辉,不知道小的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呢?”陈富国已经彻底放弃了自己的脸面,把自认为最亲切最谦卑的姿态展现在萧雪芙面前,那谄媚的劲儿,简直比见到他亲生父母还要来得狂热。

  而林媚则是不易察觉的后退了几步,她与萧雪芙比,犹如云泥,攀比的心思有都不敢有。

  面对着陈富国的谄媚,萧雪芙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明显的厌恶之色,但想起自己的目的,只得压着性子问道:“听说,你这里有个叫齐昊的实习生是吗?”“齐昊!”陈富国心中一凛,随即不停偷瞄萧雪芙,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端倪,只是萧雪芙万年冰霜的表情实在让人难以知晓她的真实情绪。

  而韩立站在旁边也是一脸疑惑,这一大早萧雪芙就来势汹汹,指名道姓要找齐昊,他现在只希望齐昊千万不要惹到萧雪芙,不然他这个院长估计也当到头了。

  犹豫了一会,陈富国发现萧雪芙好像有些不耐烦,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“萧总,请问您认识齐昊?”萧雪芙没有回话,宛如刀锋般的眼神平静的盯着陈富国,熟识她的人都知道,萧雪芙向来雷厉风行,不喜欢说废话,尤其现在问他话的还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科室主任。

  被这么一盯,陈富国顿时汗就下来了,萧雪芙想要弄死他,那就和踩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。

  “萧总稍等,我立马就去喊他过来。

  ”说完,陈富国就着急忙慌对的跑了出去,同时心里不停祈祷着齐昊可千万别走了。

  不一会儿,就看见陈富国满脸堆笑的拉着齐昊走了过来。

  “你就是齐昊?”萧雪芙站起来,缓缓踱步到齐昊面前,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散发出淡淡的压迫感。

  齐昊将近180的身高在场中已经算是高的了,但是这个女人居然能和他平视。

  “我就是齐昊。

  ”面对萧雪芙凌厉的目光,齐昊面色不变,眼神清澈。

  他知道面前这人的权势,虽然有些惊讶名震东升的萧总是个如此美丽的女人,但他依旧不卑不亢。

  萧雪芙有点讶异,这个年轻人居然能如此镇定,她的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赏之色,而后继续问道。

  “你昨晚,在文成路那边的森林公园,是不是帮一位老者进行了针灸?”“没错。

  ”齐昊坦然点了点头。

  昨天晚上,长达四年的封针期刚好解封,又正好遇到一位谈吐投机的老先生,跟自己对弈的时候病发,于是齐昊毫不犹豫用了尚未掌握针术帮他治疗,算是救了老人一命,尽管伤了元气,但他并不后悔。

  不过齐昊好奇的是,为什么萧雪芙会找到自己?“被你针灸之后,那老者没多久就进了医院,而他是我的父亲!”萧雪芙此话一出,整个房间刹那间变得极度压抑。

  韩立愤然的看着齐昊,目光有些怜悯,也有些痛恨,一生把精力都奉献给医学事业的他,最痛恨就是胡乱医治的庸医。

  林媚看着齐昊,一脸的惊讶,心中却是快意之极。

  之前还以为齐昊攀上了根大腿,没想到最终是这么个结果。

  最开心的当然要数陈富国。

  一开始还以为齐昊跟萧雪芙有什么关系,吓得他心里惴惴不安的,不过现在看来,这是来寻仇的啊。

  陈富国顿时热血上涌,感觉自己一飞冲天的机会到了。

  “混账!”陈富国此时瞬间站了出来,走到萧雪芙旁边,痛心疾首的说道:“齐昊啊齐昊,果然我一直以来没看错你,你就是个医德败坏的家伙。

  ”“之前乱给病人开药方,现在还居然还敢胡乱给人针灸,你这庸医,你这草菅人命的败类,你就不配继续当医生!”陈富国唾沫星飞的骂着,心里正得意自己反应迅速,这次表现好了,在萧雪芙心里留下个不错的印象,那以后升职加薪还不是唾手可得。

  陈富国骂的得意洋洋之时,却没有发现萧雪芙的眼神越来越冷。

  “啪!”的一声。

  清脆,响亮。

  场上众人都有些懵逼,尤其是晕头转向摔在了地上的陈富国。

  萧雪芙的手还保持扬起的姿势,眼神淡漠。

  齐昊眉毛微挑,心中却有些赞叹,这一个耳光打的真漂亮。

  陈富国则是一脸懵逼看着萧雪芙,眼神中有数不尽的委屈,这剧本不对啊,为什么自己会被打。

  只见萧雪芙放下手,冷笑一声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你刚才说,齐昊是庸医?”空气静的仿佛凝固住了一般,这一连串的变化反转,让在场人的脑子都有点拐不过弯来。

  先是萧雪芙说齐昊的针灸使得他父亲入院,紧接着陈富国跳出来指责齐昊庸医,然后萧雪芙又直接给了陈富国一个大嘴巴子,这里面的逻辑因果,实在有些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“萧总,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虽然忌惮萧雪芙,但怎么说,陈富国也是自己手下的人,当着自己面前打他,韩立要说视若无睹,那显然是不可能的。

  “没误会。

  ”萧雪芙眼皮都没翻一下,平静的说道“他骂齐昊是庸医,我就打他,很正常。

  ”“可是,萧总你刚才不是说,齐昊的针灸害的你父亲进了院吗?”韩立一脸的不解,刚刚爬起来的陈富国心中也是很不爽,我帮你父亲出头,你还打我,有钱就能不讲道理了?“这个,我可以解释下原因。

  ”自始至一直保持旁观者态度的齐昊终于开口了。

  “昨晚,萧老爷子情况很危险。

  ”“暗疾发作,血管爆裂,我当时用针灸帮老先生止血,同时疏导出部分的凝固血块。

  在帮他稳定病情后,就让他尽快去医院接受治疗,毕竟我当时也只是应急之施,没有完全治好。

  ”“也就是说,萧总说的住院,是萧老爷子被你救了后再住院,而不是因为你胡乱针灸导致的?”韩立捋清了思路之后问道。

  “没错。

  ”齐昊平静的说道,同时眼神有些玩味得看着陈富国,这位刚才得表演可是非常精彩呢。

  而这边陈富国早就是一脸吃屎得表情,这回真的是自己犯贱了,别人都还没说完话,自己就跳出来急于表现,结果伸出去脸给人打。

  教训完了陈富国,萧雪芙像是随手处理一件辣鸡一样,毫不在意,转向齐昊道:“齐昊,我也不废话,现在我父亲旧疾复发,昏迷前指定让你过去,而医院那边说开刀的话,风险很高,所以我希望你能出手救救我父亲”萧雪芙倚靠在桌边,圆润饱满的身材的体现的淋漓精致,但她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在场的人震惊无比。

  “只要能救我父亲,我萧雪芙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。

  ”萧雪芙盯着齐昊的眼睛,神情无比郑重。

  “力所能及之内的所有要求!”萧雪芙答应的一个要求!听到这个许诺,哪怕是韩立这种对物质不怎么看重的人,也是满脸的羡慕,更不用说双眼放光的林媚跟目瞪口呆的陈富国了。

  “抱歉,我不能。

  ”谁知道齐昊轻轻的摇了摇头,拒绝了萧雪芙的请求。

  “我已经不是一个医生了,无法替你父亲诊治。

  ”“怎么回事?”萧雪芙听到齐昊的回答,一直都以冰山示人的脸上,首次出现了愤怒的神色。

  “刚才陈主任已经把我开除了,我以后连实习医生都不是,又怎么能给人医治?”齐昊一句轻飘飘的话,吓得陈富国扑通一声瘫倒在地,站在一旁的林媚也下意识往旁边移了几步,仿佛要跟陈富国划清界限。

  他们明白,齐昊这是要和他们清算了。

  “韩院长,我要一个解释!”萧雪芙转过身,向韩立厉声质问道。

  如果齐昊不出手的话,自己父亲就只能冒险开刀,这里面的风险太大,她承担不起。

  “陈富国,你给我说清楚,齐昊这么优秀的医术,怎么会被开除!今天你不给我说清楚,你这主任的位置就做到头了!”感受到萧雪芙心中的愤怒跟他身后那两个保镖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,韩立只好把矛头指向陈富国,硬着头皮问道。

  “院长,我,我……”陈富国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说,毕竟赶走齐昊的事情本来就不光彩,哪怕是有正当理由,在萧雪芙面前敢说?这不是找死嘛。

  “院长,这事情我知道!”此时林媚突然站了出来,满脸正气,愤慨的说道:“陈主任一直在针对齐昊,时不时找点事情刁难他,这次把齐昊开除,也是因为齐昊没有按照陈主任的药方对病人开药,逮住这个借口就把齐昊开除了,实在是无耻之极!”此时的情况,林媚看得清楚,这个时候还不站队的话,争取点齐昊的好(两性口述小说)感,一会就得为陈富国陪葬,她可没那么重感情。

  “林媚,你……”陈富国被林媚的落井下石给噎的差点喘不过气。

  这浪蹄子,需要自己的时候就在胯下婉转承欢,大难临头了就踩自己一脚,变脸如此之快!齐昊一脸平淡的看着这一切。

  对于林媚的选择,他没有感到丝毫意外,这女人精明得很。

  林媚现实,是为了生存,陈富国活着是在害人,不知道有多少贫苦家庭因为付不起高价的药费,只能等死。

  所以齐昊可以放过林媚,但是绝不会放过陈富国。

  “药方?拿来看看”在韩立的吩咐下,林媚把那张病历表递了过去,此时的陈富国满脸大汗,已经心如死灰,怎么挣扎也是于事无补。

  “这药开得没问题啊。

  ”韩立仔仔细细的看完之后,向陈富国责问道:“陈富国,这是怎么回事?!”“这个药开便宜了。

  ”还是林媚抢着回答道:“陈主任和齐昊的开的药效虽然相同,但是后一种药,陈主任可以抽成好几百,齐昊开的药没有抽成,所以陈主任就用这个借口把齐昊给开除了!”既然已经站队,林媚也就索性把事情统统抖了出来,做人就最怕首鼠两端,为人精明的林媚又怎么会不懂。

  “韩院长,看来你这第一人民医院内部有些问题急需解决啊,我看得找个时间跟林国栋好好谈谈才行。

  ”萧雪芙随口一说,韩立马上就慌了。

  林国栋,那可是卫生局局长,他一声令下,自己还不是分分钟撤岗离职?、加上这件事本来就是陈国富理亏,也由不得他不客气了。

  “陈国富啊,陈国富啊,我当初提拔你上来,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!现在却做出这样的事情,太让我失望了!”韩立满脸痛心疾首的表情,继续怒骂道:“你为了赚钱,罔顾了自己作为一个医生的责任,你跟本就不配当一个医生!”“从今天起,你陈富国不再是我院的科主任,甚至不再是我院的医生,现在马上给我滚!”韩立的咆哮声传到了走廊上,加上门本来就半掩着,很快就聚集了一批人过来。

  陈富国听到这话,眼前一黑直接跪倒在地,连滚带爬的扑到齐昊面前大神求饶,鼻涕横流,再也不复刚才威严的模样。

  “齐昊,你大人有大量,就饶了我吧,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收回扣了,我保证以后当个好医生!”哭声震天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陈富国有天大的冤情。

  他没有去求韩立,因为他知道,目前能做主明显是齐昊,如果齐昊不饶了自己,那他的医生生涯算是完了。

  “我的天,陈富国那老东西居然在给齐昊求饶?我的眼睛没花吧!”“真的假的,刚刚齐昊不是还要被开除的吗?”“真是没想到,一个实习医生居然让科室主任跪地求饶~”“你们没看见看那个女的吗,估计就是齐昊请的大靠山。

  ”

“来,嫂子帮你。

  ”说着,嫂子的手竟伸了过来。

  “嘶”陈正倒吸一口凉气,感觉到一股麻意从脊背直冲脑门。

  “嘘……”“嘘……”就在这时,嫂子竟(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)然吹起了口哨。

  “轰”的一下,陈正大脑一片空白,嫂子……嫂子竟然……哄自己小便。

  在乡下,哄小孩尿尿都是这样,一边轻吹口哨,一边用手拨弄。

  嫂子的动作让陈正脑皮发麻。

  为什么陈正都成年了,迷人的嫂子还不避讳,给他尿尿呢?因为,他是一个傻子!在八岁那年,一场车祸,导致他脑神经受压迫,于是,他就傻了。

  这一傻,就是十几年。

  结果,半个月前,陈正的脑袋莫名其妙的灵光了!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,包括嫂子!因为他尝到了甜头,被嫂子拨弄着小便多刺激啊!没办法,嫂子实在太迷人了,虽然陈正心底有一种犯罪感,但还是没法控制自己。

  而且,嫂子刚生了娃,大哥陈明迫于经济压力,出国务工,家里就陈正与嫂子两人。

  因为大哥是养子,他们之间没血缘关系,这让恢复后的陈正胆子越来越大。

  嫂子给陈正把尿后,堂屋婴儿床里的宝宝开始哭闹起来。

  嫂子赶紧过去。

  可她最近胸口涨涨的,宝宝吸不了多少,就会哭闹,这可把嫂子急死了!“来,宝宝乖,吃……”嫂子解开衣服扣子,塞在了婴儿小嘴里。

  一如往常,嫂子挤的红通通的,不见效果。

  却不知,陈正已经偷偷来到她的身后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。

  “好带劲啊!”陈正盯着嫂子,眼神放着金光。

  嫂子弄了半天,宝宝还是没喝多少,她得将宝宝放下,两手拼命的挤起来。

  越弄越生疼,疼的她俏脸苍白。

  好一阵,忽然又一股急流冲出的感觉,一阵阵的刺疼。

  她知道好像要出来了,于是赶紧起身站起来,想拿瓶去接,可突然看到了身后的陈正。

  “啊!”一声尖叫。

  与此同时,那像淋雨一般,洒在了陈正的脸上和衣服领口,一圈圈的。

  陈正惊讶不已,只感觉浑身都是香气四溢,那股香味扑到鼻子里,浑身难受。

  嫂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。

  她赶紧将那收回了衣服里,然后转过身去。

  她是第一次除了自己老公外,在别的男人面前露,更无耻的是,这个人还是自己老公的弟弟!心底十分惆怅。

  陈正也有点尴尬,想着如何收场,可目光不由自主沿着嫂子细长的柳腰,望向了圆润的把裤子绷的紧紧的臀部……“渴,好渴,想喝点什么……”恍惚间,陈正伸出手指,沾了脸上一抹香甜,放入嘴巴里舔了几口。

  这味儿真是又骚又甜啊,惹的他全身哆嗦不定。

  嫂子刚开始很羞涩,可想着,阿正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傻子,犯不着跟他计较吧!可刚要继续,嫂子突然有点头晕目眩,如针扎一样,疼的她有点受不了。

  她不管了,只想从这剧烈的痛楚中解脱出来。

  “阿正,你还在吗?”“嗯?”陈正应了一声,发现嫂子林子惠踉踉跄跄朝他走来。

  “嫂子,你!你你……”陈正只感觉喉咙发干,说话都吐不清楚。

  林子惠扭扭捏捏,想了片刻,红着脸,道:‘阿正,我这里被蚊子咬了,你替我止疼好吗?’陈正现在可不傻,盯着胖圆看,蚊子叮了哪有这么大的啊!真把我当成了傻子呢。

  想到这,心跳加速的厉害,本以为嫂子会过来训斥一边,可没想到竟然要自己帮忙止疼啊?“是要挠挠吗?”陈正装作一脸懵懂的样子。

  林子惠纠结不已,脸蛋绯红,但实在疼得难受,只能咬着贝齿点了点头。

  然后当着陈正的面,将衣服掀开,掏出圆鼓鼓,沉甸甸的。

  陈正见状有点蒙,刚才她给自己把尿,现在又让自己挠她那个部位,不禁咽了口口水。

  伸出颤抖的手按到了其中一处,轻轻抓了抓。

  “嗯哼……”林子惠皱着眉头,忍不住发出一声低鸣。

  这么轻轻的挠,对缓解涨疼一点效果都没,反而多了几丝瘙痒之感,让林子惠欲罢不能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s.com/twd.aspx?560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s.com/twd.aspx?4773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s.com/twd.aspx?829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s.com/twd.aspx?2050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s.com/twd.aspx?3789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s.com/twd.aspx?2691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s.com/twd.aspx?2081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s.com/twd.aspx?700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