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amature wife porn,新手必看

  先从我的第一段婚姻说起吧。

  像天下所有有情人一样,我和第一任妻子艾雯也是一步步从恋爱走到结婚的,也有过许多美好、难忘的时光。

  我跟艾雯相识在1996年冬天,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上。

  艾雯是个恬静的女孩,话不多,那天,无论别人说什么,她都只是礼貌地笑笑,偶尔回应一两句。

  整个聚会中,我(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)和她几乎没说上几句话,可我的心却跳出了与往常不一样的节奏。

  回家后,我的脑海中常常浮现出她的样子,甚至连工作都时常心不在焉。

  我向朋友打听她的联系方式、个人情况,让我兴奋的是她还没有男朋友。

    之后,我开始追求艾雯,但并不容易。

  那时我对她一见钟情,但她对我的感觉却很一般,记得我第一次给她打电话时,她完全想不起我这个人来。

  这让我有种挫败感。

  不过我并没有就此放弃,反而越挫越勇,想了很多办法去打动她,最终我用我的执着敲开了她的心扉。

    我们恋爱了,可之后的路依旧不平坦。

  我们的感情遭到了艾雯家人的反对,他们嫌我家条件不好。

  而艾雯是那种不爱则已,一旦爱了就义无反顾的女孩。

  为了能和我在一起,她和父母据理力争,说尽我的好话,甚至不惜用冷战、离家等各种方式表示反抗。

  终于,在她的坚持下,她的父母妥协了,近乎无奈地接受了我。

    和艾雯结婚之初,我们的工资都不高,生活有时会显得拮据,但艾雯从未抱怨过,她有颗知足常乐的心。

  不过,我却时常觉得委屈了她,觉得自己有责任让她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
  于是,2002年,我辞职了,开始做生意,想要赚更多的钱,实现结婚时对艾雯及她家人的承诺,让艾雯过上衣食无忧、富足的生活。

    应该说,那时我的运气还算不错,生意做得很顺,经过几年打拼,手里逐渐有钱了,我买了大房子,还买了车,在艾雯和孩子身上花钱,我更是毫不吝啬。

  我想,在2009年以前,我应该还算是个好丈夫,好爸爸。

  不管多么忙,我总会挤出时间陪他们,每次出差,都会记得给他们买礼物。

  而艾雯也是当之无愧的贤妻良母,她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家务,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,让我毫无后顾之忧地去打拼自己的事业。

  她有一手好厨艺,可还经常翻着菜谱,或者自己想法倒腾出一些新菜式,她时常笑着把一句话挂在嘴边:“做好妻子的第一步就是抓住丈夫的胃。

  ”   身心皆出轨  这种甜蜜的日子整整过了10年。

  然而,当生活逐渐安定、富足之后,幸福的感觉也慢慢地消弭于平淡的日子中。

  都说七年为婚姻之痒,结果我们的婚姻平安地度过了第七年,却还是在第十年的时候触礁了。

    2009年,一次生意合作中,我和微微相识。

  微微是我的一个客户,虽然年龄比我小了六七岁,但是谈及生意的时候却有着异常的精明与果断。

  和她接触越多,我对她越着迷。

  微微跟艾雯是两个性格截然相反的女人,艾雯喜欢事事听我做主,而微微却时常能给我提出不错的建议;艾雯把一颗心都扑在了家里,生活单调贫乏,而微微则爱好广泛,生活丰富多彩;艾雯温柔如水,而微微热情似火……总之,那时,微微身上的魅力就像一个强大的磁场,让我身不由己地想要去靠近、去解读。

    我知道自己早已不是懵懂少年,而是个有妇之夫,可理智的缰绳最终还是没能束缚住感情这匹烈马。

  我出轨了,爱上了微微,她也没有拒绝我。

  我们牵手了,亲吻了,在一起了。

  才认识不过两个月,我们就到了难舍难分的地步。

     为了和微微在一起,那段时间,我常常对艾雯撒谎,而借口总是我太忙了。

  起初,在面对艾雯时,我还心有内疚,时间久了,这种内疚感被跟微微在一起的快乐冲得无影无踪,谎话经常张口就来。

  艾雯自始至终都是那么信任我,可是我却辜负了她对我的信任。

  2010年春天,艾雯原本想让我带着她和孩子一起出去旅游,可我却借口生意太忙,脱不开身,让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出去了,而在她外出旅游的半个月里,我跟微微如胶似漆地黏在了一起。

    只是,沉浸在激情迷梦里的我们都忘了一句话,“纸终究包不住火”。

  微微那边先事发了,她跟我的事被她丈夫发现了。

  被戴上了绿帽,男人一般都是无法忍受的。

  微微的婚姻随之结束。

  微微离婚后,我的心情十分复杂。

  她要求我也离婚,然后我们永远地在一起。

  那时候,我对艾雯依旧是有感情的,她陪我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,我不忍心抛弃她;而微微为我失去了家庭,我也不能视而不见,对她弃之不顾。

  我的心里矛盾极了。

    经过一番痛苦的挣扎,最终我还是选择了跟艾雯离婚,一方面是微微逼得太紧,另一方面是被微微口中所谓的真爱迷了双眼。

  她说我和她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我们在一起才是真正的爱情。

     向艾雯提离婚的时候,她哭着问我为什么?我没有勇气告知她真相,只说这段婚姻让我感觉太累了,压力太大了,甚至还说到了当初她父母对我们的反对。

  艾雯不同意,极力地挽回。

  那段时间,我的心又陷入了矛盾中。

  我不知道是微微故意的,还是真的只是一个意外,后来微微发来的一条极度暧昧的短信被艾雯发现了。

  眼里揉不进沙子的艾雯至此对这段婚姻再无一丝留恋,很干脆地同意了离婚。

    报应终降临  离婚后最初的一段日子,我有过伤心,也有过悔恨,可事已至此,也只能继续走下去了。

  和艾雯离婚3个月后,我和微微结婚了,名正言顺地住在了一起。

    婚后最初,我们也着实过了一段甜蜜恩爱的日子。

  可是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,朝朝暮暮中便有了大大小小的矛盾。

  微微很强势,小到家里家具位置的摆放,甚至牙刷牙膏放到什么地方,大到我生意上的事她都要插一手,管一管。

  之前我喜欢听她的建议,可是真到了处处被管制的地步,我开始不胜其烦。

  而且微微是个事业型的女性,家务活几乎不做,甚至可以说不会做,家里经常是乱七八糟的,无人收拾,偶尔她心血来潮,亲自下厨给我做饭,可那饭菜的口味实在不敢恭维。

    我开始怀念艾雯的好,她从来不要求我命令我做任何事情,她总是那么温顺善良,想想以前和艾雯在一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,我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……  我这才明白,婚姻中的两个人光有爱情是不够的,还要会经营,要有耐心,需相互包容,而我跟微微都没有这些,我们的性格过于接近,都太过强势。

  终于,再婚不过一年,平淡琐碎的日子便让我们的感情出现了裂痕。

  我跟微微之间慢慢地有了争吵,有了冷战。

  我后悔了,想必微微也是一样的吧。

  只是我没想到,她会这么快又红杏出墙,而这一次我是那个被戴绿帽的男人。

     今年6月,一个好朋友提醒我要把微微看好了。

  当时朋友话说得很含蓄,但我还是听出了其中的意味,我的心里隐隐不安,开始注意微微的一言一行。

    那段时间,微微的母亲身体不好,微微借故要去陪伴母亲,经常彻夜不归。

  照顾母亲天经地义,我无话可说。

  可是后来一天夜里,她母亲突然打我的电话找微微,询问她的一瓶药放哪儿了,因为微微的手机一直打不通。

  而在此之前,微微跟我说,她在母亲家留宿,晚上不回来了。

  这样的谎言意味着什么,我很明白。

    第二天,微微回来后,我就此事质问她,也许是对我们这段婚姻也早已心生厌倦,狡辩两句被我拆穿后,她便不再隐瞒,坦承自己已经爱上了别的男人。

  那一刻,我怒发冲冠,一把揪住她,狠狠地扇了她一耳光。

  我要求离婚,微微倒也干脆,说离就离。

  然后掂包离开了家,当晚,她没有回来,几天后,终于回来了,一纸离婚协议书递到了我面前。

    这段日子,我经常拉着一个铁哥们儿去借酒浇愁。

  朋友毫不留情地指责我,说我今天的苦痛是昨天的报应,是罪有应得。

  是啊,当初我背叛艾雯,狠狠地伤了她的心,如今我也尝到了这样的苦这样的痛。

  我知道,一切都是咎由自取,我真的后悔了,无数次酒醉醒来后脑海中蹦出的人影都是艾雯。

  我想去找她,想恳求她原谅我,可是每次去她那儿看孩子,她冷冷的表情都让我没有勇气把这样的话说出口。

  

“嗯……有些问题。

  不过还需要更细致的检查才行。

  ”撩拨终于见效,苏羽当即兴奋难当,猴急的就扑了上去。

  然而就在此时,一道让苏羽心中直骂娘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“苏半仙!你在哪儿呢?”“苏秀才,村长找你有急事呐!你在石头寨不?”听着那声音就在不到百米外,秀儿心中猛地一惊,连忙推开苏羽,抓起地上的衣服,红着脸就往山坡上的树林深处钻去。

  毕竟,这要是传出去的话,她基本上就可以不用活了。

  到嘴边的肉没吃上,这让苏羽心中极度的郁闷,看着秀儿抱着衣服跑进树林,苏羽愤愤地锤着草地,随手拿起个石头扔向了自己的那几只羊。

  “吃吃吃,就他妈知道吃!”“你们咋不吃死!老子养了你们一年多,也不知道给老子下几个羊羔子,好拿来卖钱!再不行,你他娘的去山里给老子招几个青羊出来啊!这他娘的让老子吃啥喝啥!”石头砸中当头的那只大肥羊,几只畜生一下惊了,呼啦一声就向着山下跑去,一溜烟的就不见了。

  “哟,苏大秀才,又在这儿骂羊羔子呢?我说你养着它干啥啊,几个羯羊一个母羊,指望一群太监和一个宫女能生娃,你这不是做梦呢么?”此时,那个破坏苏羽好事儿的罪魁祸首也终于出现了。

  只见一个年轻的村妇嬉笑着说着,便是蹲在了苏羽的身边。

  “桂花大婶儿,找我啥事儿?”嘴里叼着根草茎,苏羽斜瞄着村妇胸口说道。

  “大婶儿?婶你个锤子啊!老娘才二十八,大不了你多少!”看着苏羽那贪婪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游走着,桂花婶似是早已习惯,白了苏羽一眼说道。

  “二十八岁呢……要不,你让我摸摸,我就不叫你婶子了,你看咋样?”苏羽调侃地说道。

  “小混球!你不怕我打死你?”桂花婶嬉笑着说道。

  “那你来吧!”苏羽双手成爪邪邪的说道。

  “好啊,让姐来给你喂点!”桂花婶双手抓着胸前,面带笑意的向着苏羽走来。

  她是喜欢给苏羽当姐,可苏羽一直管她叫婶子。

  毕竟他男人张老实,都四十好几了,比苏羽那没见过面的爹还大两岁呢。

  这桂花婶,叫做李桂花,是村里有名的花儿。

  据说和好多男人都有一腿,不过也只是据说,至少到现在,苏羽还没搭上那一条腿呢。

  此刻看到桂花婶摇着身子,一边解开衣服,一边朝自己走来,苏羽身体一颤。

  “小混球……”不过说实在的,苏羽也真的是没有兴趣和她有一腿,光看那大饼脸水桶腰就已经够他吐两天的了。

  更别说,脸上还有个指甲盖大的痦子!看着这女人那如狼似虎的表情,苏羽可不想和她有点啥事儿,连忙往后退了几步,转移话题说道:“赶紧说正事儿,村长找我有啥事儿?”“哈哈哈,雏儿就是雏儿!”李桂花看着躲闪的苏羽,嬉笑着说道。

  不过心里,却是十分垂涎苏羽那强健的体魄和那张清秀的面容:“小子,早晚老娘要把你收了!”不过嘴上,李桂花还是说出了正事儿:“听说村头小学里的周老师晕倒了,不知咋的,卫生所的大夫都没办法了。

  村长就让我来找你了。

  ”“周老师?就是咱们村那个来支教的城里姑娘,长的特水灵的那个?”苏羽好奇地问道。

  这个周老师,虽然她不认识苏羽,但苏羽可是认识她啊。

  这可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。

  孤身一人来到这大山深处支教,给孩子们教英语,教美术音乐什么的。

  还经常拿着自己那点微薄的工资,给村里的孩子们买文具买书包,甚至偶尔还给孩子们带回来点城里的糕点小吃(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)。

  当然最让苏羽感兴趣的是,这个女孩,简直就是从画报上走下来的一样。

  身材十分火辣,什么这个冰冰那个冰冰的,根本比不上!“是啊,就是那个女娃。

  ”看着苏羽听到周老师就两眼放光,李桂花有些醋意地说道。

  “他奶奶的,村长老头倒是还记得老子会看病啊!好治的能赚钱的都让卫生所的大夫治了,就知道给老子扔些疑难杂症!”吐掉嘴里叼着的草茎,苏羽一边转身下山,一边不爽的说道。

  “嘿嘿,因为你是神医啊!普通的病那是杀鸡用牛刀!”快步跟在苏羽身后,李桂花嬉笑着,还不忘在苏羽那结实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。

  察觉这丑女人不规矩的动作,苏羽浑身鸡皮疙瘩猛地窜起,大步一迈,一溜烟便冲着山下的村里跑去了。

  “哈哈哈!苏秀才,你跑什么呀?”看着苏羽搜的一声跑了,李桂花咯咯咯地笑着喊道。

  “小子,老娘早晚要把你睡咯!”一路小跑,苏羽不爽地啐骂着:“奶奶的,老子好不容易把老头子教的功夫练到第四层,终于能摆脱处男身份了,偏偏让这个老娘们给搅黄了!”“真晦气!”说着苏羽又摇着头喃喃道:“不过,老娘们的闺女,好像还挺水灵的……”“还是不要了,她娘那么丑,老子还是算了吧!万一到时候和她女儿在一起的时候想起李桂花的脸,那还不直接把老子吓不行了!算了,老子还是尽早离开村子,到城里去把妹吧!”看着村里那些外出打工的人回来后,一个个都人五人六的,这让苏羽着实有些不爽。

  也着实的向往着走出这个山村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
  用他的话来说,就是要到外面的世界去,好好的睡睡城里的妹子。

  

面对出轨的男人,很多女人只是咬牙切齿,大吵大闹,这其实是笨方法,要想挽回他的心重圆破碎的家,首先应该分析原因,看是否有挽回的价值与可能。

  如果真能挽回,那你就要不遗余力的用尽一切办法来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。

   暗中较量法和躲在暗处的第三者一较高下。

  给丈夫更多的体贴和关怀,例如提高厨艺,多做丈夫喜欢吃的菜,绑住他的胃;多了解和尊重丈夫的兴趣爱好,如果可能的话,也试着与他分享一些乐趣;主动给他私人空间,让他感到你善解人意;或是想出有情趣的点子,给他全新的感受……总之,让他牢牢被你吸引,好像刚刚才认识你一样。

  那么他也不必再去别处寻找新鲜感了。

  心理学家分析:男人对于固有两性关系的厌倦,有自身主观的原因,也有客观的因素。

  女人自己对于爱情的慵懒和麻木,也会使男人感到兴味索然。

  虽然还不至于到了彼此无法容忍的地步,但也已渐行渐远。

  对男人出轨满怀怨恨的时候,也不妨回过头来审视一下自己和两人的婚姻生活。

  如果你愿意做出改变,也不要把这当成是单纯讨好男人,这是你为自己的爱情与幸福做出的努力。

   管束要挟法一旦男人“劈腿”,表面上可以不动声色,但暗地里先掌管起家里的经济大权,以家庭理财为由,让他上缴大部分的收入;主动和孩子增进感情,和孩子结成联盟,似真似假地让他感到自己被孤立。

  同时暗示他你已经知道他的事,让他自己考虑可能的后果。

  当然,假如你不是真的想和他一刀两断,也不要急于跟他开门见山地亮底牌。

  给个台阶,也许他跨出去的腿就收回来了。

  心理学家分析:经济和孩子是男人的软肋,只要他陷得还不深,都会因为这两个原因而悬崖勒马。

  虽然并非毫无后患的做法,但是对于一个背叛了妻子,又对家(边插边做吃奶)庭不忠的男人来说,就算略施惩戒,用意还是让他迷途知返。

  当然,若要日后天长地久,还要进行更多有建设性的沟通和交流。

   主动出击法与其被动挨打,不如主动出击,直接把那个第三者约出来谈谈。

  相信你也会很好奇,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

  女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,尤其是像你们这样的情况。

  虽然心存芥蒂,但只要其中一方跨出了第一步,就很容易获得释然与沟通。

  同为女人,对方也许会理解你的感受,并钦佩你的勇气。

  但假使不幸你遇上了一个一意孤行或是蛮不讲理的第三者,也不妨拿出你的魄力和霸气。

  既然必须要有一个决断,那么三个人都得毫无退路地做出选择。

  当然,大家都是成年人,彼此可以开诚布公,不要把结局变成一场闹剧。

  心理学家分析:整个事件中,你是最无辜的,也是最理直气壮的一个。

  如果最有权力冲动的一方都采取理性的方式,那么大家都可以很冷静地思考问题。

  何去何从,也许权衡一番,就有了结果。

  快刀斩乱麻的理智是残酷的,却也是最有效的。

  别害怕结果不能如愿,至少你已经做出了最好的选择。

  大多数男人在出轨的同时并不愿意以牺牲家庭作为代价,这是一场男人定力、欲望、侥幸心理、财力、精力与女人魅力、洞察力、魄力加上传统、现代观念的多方博弈,纵然未必可以覆水重收,但女人的妙招或许能换来一个家庭幸福之路的柳暗花明。

  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校园里早就没有了学生的身影。

  我也抓紧时间拿上包往家赶去。

  而我不知道的事情却是,因为安抚二弟耽误的时间太多,使原本堵在校门口等我出去的刘跃等人各自散去,我也因此躲过一劫。

  回到家中,爸妈果然还是如果往常一样没有在家,即使我的胳膊骨折,毕竟爸妈都是普通工人,请假很难。

  餐桌上是老妈上午上班前做好的饭菜,我也没再去热,直接凉着凑活吃了。

  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着急,还能是为什么?看看这又重新起来了的小账篷,二弟一直在呼唤着它的女朋友:我仅剩的左手。

  人之常情,酒足饭饱思淫裕。

  可是我却不敢让它释放出来,毕竟今晚可是要办“正事”的。

  现在要是让它舒服了,今天晚上办事的时候抬不起头来可怎么办。

  我一想到这事,接着就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。

  今天晚上就要办正事了,怎么还不想着去做点准备!毕竟听说每个男人的第一次基本都会是秒射。

  可能这辈子就上刘颖这么一次了,我可不想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完事。

  且不说如果我秒了,刘颖该怎么看我,就说这告别处男的第一次,还是跟刘颖这么一个女神级的一起办事,直接秒射直接都对不起社会对不起国家!你问我咋办?还能咋办,买药呗。

  我也没什么这方面的经验,也不知道该买什么药。

  不过经常走街串巷的,街边保健品店门口张贴的海报,什么金苍蝇啊、印度神油啊之类的,每次都看的我兽血(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)沸腾的,这次总算要让我体验一次了。

  身为行动派的我,既然已经打定主意,那么就要付诸于行动。

  提上裤子我就出门了。

  来到经常路过的阴暗的小巷,站在保健品店门口,我停住了。

  毕竟就这一次机会,从来没用过这东西的我,怎么能知道哪种药好啊。

  为了保险起见,还是得相信品牌的力量。

  就问你一句话,这种药什么最有名?伟哥!万艾可!决定要相信品牌了,这种街边小店谁知道卖的是不是假药,我狠了狠心,还是决定去正规药店。

  中午,药店人很少。

  我走进药店,冲着保健品的柜台走了过去。

  卖药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妈。

  见过朝她走了过去,她上下打量了我一眼:“买啥?”“万艾可。

  ”万艾可是伟哥的大名,伟哥只是万艾可的俗称而已。

  大妈听到这三个字,顿时又打量了我一遍。

  我被她看的很是难受。

  毕竟自己一个小年轻跑到药店里买这种药,确实有点丢脸。

  “有国产的,有进口的,要哪种?”我一听这句话,懵了,我就知道万艾可,尼玛这还有国产的有进口的之分。

  算了,管他呢,反正都是万艾可,先问问价格准没错。

  “你这国产的和进口的都多少钱啊?”“进口一盒128,国产的一粒30。

  ”“哦哦,进口的一盒128,那一粒多少钱啊?”大妈撇了我一眼,淡淡的说:“一盒里有一粒。

  ”我听到这话之后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,我的妈,怎么不去抢,一粒进口伟哥128!(进口伟哥真的基本是这个价,感兴趣的朋友或者有用得着这东西的去买的时候注意着点,跟国产的基本没什么区别)“国产的,我要国产的吧,毕竟还是得支持国货。

  ”听到我要国产的,大妈明显更不耐烦了,转身拿药随手就丢给了我,我心疼的交了30块钱过去,毕竟我家里条件确实不好,30块钱可是我三天的早饭钱啊!虽然确实有点心疼那30块钱,可是一想到今晚就能跟我那令人垂涎的表姐刘颖办事,我就一阵激动。

  什么钱不钱的,先爽了这次再说。

  药买到了,该做的准备都做好了,剩下的就是耐心等待,等到今天晚上,干死我亲爱的表姐刘颖。

  一粒伟哥,30分钟见效,屹立不倒。

  拿着药从药店里出门的我感觉神清气爽,整个人飘飘然,就像要飞起来似的。

  从药店到家的这条路也不短,中午放学本来就回家晚,又闲逛了这么久,中午休息时间早就快到了,于是我索性把药往口袋里一放,径直往学校走去。

  一下午的时间,我脸上都洋溢着笑容,旁边的李建腾很是不解,已经开始怀疑我不仅被刘跃打断胳膊而且还把我打成脑残了。

  我淡淡的对他一笑,身为一个即将能跟别人眼中女神级别的表姐刘颖发生关系的人,实在是无法跟李建腾这种小屌丝进行交流。

  当人有急着想要去做的事情的时候,时间仿佛都会过的慢很多。

  不过即使时间过的再慢,该来的还是来了。

  我盼望着,盼望着,下课的铃声终于响了起来。

  终于要到我办正事的时候了!我朝着刘颖的方向望去,她如同中午时那样,仿佛没有听见下课的铃声。

  我暗暗窃喜,刘颖人虽然可恶,可是却也还是挺信守承诺的。

  心中的一块石头也总算落地,毕竟我这伟哥都买好了,刘颖要是放我鸽子,我真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同学们终于都走干净了。

  看到教室里总算没人了,我就迫不及待的走到了刘颖旁边,一脸笑容的看着她。

  她看我到了,也不说话,拿起书包就向门口走去。

  我见此情形,也就赶忙跟上。

  谁知一直保持沉默的刘颖却突然开口了:“郭昊!你能不能离我远点,你知不知道我要是跟你走在一块被别的同学看见的话我会很丢人。

  ”听到这句话,我虽然很不舒服,但是在这种情况下,我也就只能忍了。

  毕竟等会可是要办正事,我可不想节外生枝。

  我便默默的跟刘颖保持着三四米的距离,一前一后的朝她家走去。

  刘颖的家我去过的次数都数不过来了,可是没有一次去她家的时候是这么的想去。

  我跟在刘颖的身后走着,确实也有着并排走所看不到的风景。

  刘颖的身材真好,虽然此时穿着校服,但是却丝毫无法掩盖住她曼妙的身材,屁股很翘,走起路来更是一扭一扭的。

  看着此情此景,我是真的真的忍不了了。

  没吃伟哥,小郭昊都已经兼硬如铁。

  一个单身18年的老处男对破触的迫切心情,一般人是理解不了的。

  来到刘颖家的楼下,一直在前面走着不说话的刘颖突然转身,“郭昊,我妈今天晚上会出去跳广场舞,到时候咱俩赶紧干完,以后咱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!别再一直纠缠我。

  ”她说完,撇了我下面的小账蓬一眼,继续说道:“郭昊,说你是变太,你果然是变太,这一直走着路呢,你那根烂东西就能变成这样,你是不是属泰迪的啊,一天到晚都想着日天日空气,怪不得你叫郭昊呢,名字里都带着日天。

  ”羞辱我可以,可是名字是父母起的,羞辱我的名字不就是在羞辱我爹娘么!听到她这话,我正要反驳,可是她却不给我反驳的机会,径直往楼上走去。

  已经要到她家了,我也不好立即发作,反正等会就要干她了,再让她嚣张一会儿,把这仇到时候在床上报了就行。

  我跟刘颖一前一后进了门,刘颖妈妈明显愣了一下,毕竟在她印象里刘颖一直很讨厌我,像这种能跟我一起回家的事情显然很奇怪。

  不过奇怪归奇怪,都是亲戚,她自然也希望两家的关系能融洽一点,毕竟刘颖一直讨厌我,这事让她面对我妈时也一直很愧疚。

  “昊,来了啊,桌上有水果,想吃什么就吃点什么,来你阿姨家,不用客气,阿姨准备去跳广场舞了,就先不招呼你了。

  颖儿,你跟你表弟好好的,别吵嘴啊。

  ”听到阿姨的话,我心里暗自一乐,我来你家怎么可能客气,别说吃水果,等会你走了,我可是要吃你闺女嘞。

  虽然心里这么想,可是嘴上却不能这么说,“阿姨,你快去跳吧,咱们两家亲戚关系这么好,我怎么可能跟您见外呢,有我表姐在这呢,她肯定会好好招待我的,放心就行,阿姨。

  ”阿姨听了我的话,也没再多说什么,就出门了。

  看到刘颖妈妈出门,我顿时激动了,不对,不仅仅是激动,还有鸡动!本来坐在客厅的我立马站起来向着刘颖房间走去。

  前天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,刘颖当时的神情,还有那各小巧玲珑的小东西上的液体,无一不狠狠的刺激着我的神经。

  我真的忍不住了,直接奔着刘颖就走了过去,刘颖看到我这架势,显然被吓住了,愣在了原地。

  刘颖不动没关系,我动!我一把搂住刘颖,左手从她校服背面的底部伸了进去,直接开始抚摸她光滑细嫩的身体,刘颖早就回过神来了,被我这么一摸,身体的自然绷紧起来。

  很显然,她现在很紧张。

  她紧张,我也紧张啊,毕竟从来没有弄这事的经验,唯一的一点知识还是从那看过的几部岛国爱情动作片上学到的。

  第一次付诸于实践,肯定有着一丝的生疏。

  可是注明作家汪曾祺曾经写过,这种事是不用教的。

  是啊,干这种事哪需要人教,是个男人面对面前这么诱人的一个妹纸,自然而然的都会做这种事情的。

  我一边抚摸着她的肌肤,一边恨刘跃。

  要不是右胳膊被刘跃打的骨折,我这个时候就能双管齐下了,这次我算是体会了一把独臂杨过戏小龙女的感觉。

  正当我还要有所动作时,刘颖却挣扎着推开了我,我被她这一推吓了一跳,小郭昊都差点软掉。

  “你干嘛?难道你想反悔?”“我刘颖答应过了的事自然会做到,但是咱能不能先去洗个澡洗个手?我可不想被你那双不知多久没洗过的手摸上一遍!”得嘞,这借口没毛病,有理,毕竟是第一次办正事,先洗个澡再办,肯定更舒服。

  刘颖说完话也不耽搁,直接转身向浴室走去。

  刘颖去浴室了,留下我自己在房间里,小郭昊强硬着抬着头不肯低下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现在的感觉了。

  就像干柴烈火正在烧着,突然泼上了一大盆水。

  下面胀胀的,憋得我难受。

  于是我手不自觉的向下摸去,还没摸到小郭昊,刚碰到口袋的我突然愣住了。

  尼玛,买的药忘吃了!30块钱一粒的伟哥,居然差点忘了吃,多亏刘颖想起来要洗澡,不然这钱不就浪费了嘛。

  伟哥,30分钟见效,正好趁着刘颖在洗澡,我连忙吃了下去。

  这还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吃这东西,刚吃下去,似乎没什么效果,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  怎么一点感觉没有,是不是我买的这药不正宗啊。

  传说中吃下伟哥,一柱擎天,兼硬似铁,我不由得期待着。

  低头看着这个小账蓬,真的,为了今晚这事,我都特意花了30块钱买伟哥了,要是再表现的不好,我感觉我可以去自宫了。

  当一个正常的男人欲伙焚身的时候,那感觉真的是难受,如果说今天下午上课时我觉得时间过的很慢,那么现在我就已经开始觉得度日如年了。

  刘颖你个小搔货,怎么还不出来啊!我和我二弟都快等不及了!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,我感觉我吃下去的伟哥的药效起来了。

  这十几分钟,小郭昊就真的是一直抬着头,丝毫没有要疲软下去的迹象。

  这药买对了!不愧是伟哥,大品牌,真的是值得信赖啊!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刘颖终于出来了。

  只见她披着浴巾,白嫰的肌肤裸路在空气中,一条美腿自然不是短短的浴巾能遮盖住的。

  看的我不由的呆住了,我死死的盯着刘颖看,顺着那条美腿往下看去,两只玉足上沾着一些小水珠,煞是好看。

  看着这幅景象,我突然觉得我可能还有些恋足倾向。

  “看什么看,你赶紧去洗澡,你还想不想干啊,我妈待会可就要回来了哈。

  ”刘颖淡然的声音传来。

  虽然听着很淡然,但是我看着她脸上那若隐若现的一丝绯红,我也知道了她此时并不像她所表现出来的那般淡定。

  甚至我感觉她还觉得对于我痴迷的看着她半裸的身体的样子很满意。

  真的是搔啊,我暗暗想到,等会一定把你干到起不来。

  时间不等人,我毕竟吃了伟哥,说好的30分钟开始见效,这可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了,要是等会药效起作用了,我却还没开始大力日比,那个就是真的尴尬了。

  想到这里,我立马冲击了浴室,裤子一拖往旁边随手一扔,没有了裤子的舒服,小郭昊自然更是昂扬,死死的抬着头。

  因为右臂骨折打了石膏的缘故,我这次也就洗洗自己的二弟和下半身了。

  可是小郭昊这个样子,给它洗澡,跟打/飞机有什么区别。

  我用手不断柔搓着,尽力洗的干净一点,毕竟等会可是最重要的时刻,如果因为刘颖嫌我不干净再拒绝配合我的一些姿势,那可就哭都没地方哭了。

  可是伟哥就是伟哥,吃下去这效果绝对的不一般,我虽然一直尽力的克制,可是真的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,给小郭昊洗澡的左手,重新变成了它的女朋友。

  我只是撸几下,不射出来应该就没事吧。

  我这么想着,也这么做着。

  可是吃了伟哥之后,哪有这么容易就把那“牛奶”弄出来。

  一次一次的套/弄着,左手都累了,可是除了感觉舒服,其余的跟一开始没什么两样。

  左手毕竟是左手,撸久了自然需要休息一下,可是小郭昊此时的情况却又不容得我休息,吃力伟哥的后果终于体现出来了,下面现在的情况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,硬!真他妈的硬!涨的真的是太难受了,我忍不住了,裤子都没穿,甩了甩身上的水,我就冲出了浴室。

  我一丝不挂的冲出去,自然没有刘颖半遮半掩的出浴室时令人浮想联翩的感觉。

  刘颖的房间半掩着,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挺着小郭昊,我推开门就进去了。

  可以想象一下,房间的门突然打开,然后一个夸下长枪挺立,一根胳膊用纱布吊在脖子上的果男冲了进来,这是一副什么样的画面。

  是个正常人都得吓一跳,更何况是此时正躺在床上盖着辈子等着命运来临的刘颖。

  可是我期待中的刘颖一脸惊恐如同小羔羊一般的样子却并没有出现,恰恰相反,刘颖煞有兴趣的看着我的小郭昊,甚至还从被子里伸出了一条芊芊玉臂,一只玲珑小手轻轻摸了一下我的小郭昊,似乎是跟它打了个招呼。

  这是什么感觉?尼玛不按照我想的剧本来啊,不是应该是我各种强迫刘颖跟我发生关系么,怎么看她这架势,她没有一点点的不情愿,还有点跃跃欲试的感觉!不知为什么,看到刘颖的这副样子,我心里有点不自在,总觉得没有之前对刘颖需要仰视的感觉了。

  虽然一直在说刘颖是个搔货,可是我却也一直无法完全相信,毕竟长久以来刘颖在我底印象里都是一个女神,一个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女神!可是这几天连续发生的事情,却真的让她在我心中的形象坍塌了,也不是说这种妖媚风格的刘颖不好,只是真的不愿相信罢了。

  可是现在确实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吃了伟哥而且已经过去将近半小时,让伟哥的药效完全激发出来了,管她什么样风格的刘颖呢,先干了再说。

  就算不是刘颖,一头母猪躺在那里,我也愿意去上!“表姐,喜欢它么,我就说嘛,咱俩一块办事,你爽我也爽,等会我就让它好好招呼你。

  ”听了我的话,刘颖脸色一变,冷笑了一下,“你很自豪么,用要挟我的方法来让我跟你上床,居然还有脸问我喜欢它么,你们男人的这种东西,我出去喊一声,真的是我想要多少要多少,你赶紧的吧,早干完你早滚蛋。

  ”妈的,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在这给我嘴硬,老子今天连伟哥都吃了,不把你干到求饶我就不姓郭。

  想到这里,我直接一步挎上了我的表姐刘颖的床。

  跨上了刘颖的床,小郭昊愈加激动。

  躺在辈子里的刘颖此时直勾勾的盯着我的小郭昊。

  令人惊奇的是,我怎么越看她这副样子,越觉得她现在有点跃跃欲试的感觉。

  一点反抗都没有,等着我去上,这样一来就不刺激了啊。

  毕竟要是是她各种不情愿,是因为我逼迫她不得以被我干的话,我此时应该还有一种征服感。

  可是现在这样子,我都已经不知道是为了让她爽还是让我爽了。

  都已经爬到刘颖床上了,我居然还能想这么多,我是真的不由得开始佩服我自己。

  不过即使是这样,我也不可能一直毫无动作,吃过了伟哥,自然兽血沸腾。

  掀开了刘颖的被子。

  卧槽,刘颖这个女人果然够搔,居然一丝不挂的躺在被子里等着我。

  现在即使是吃了伟哥,看到这一幕,我也不由自主的停住了。

  这可是我第一次见到一个女人的身子啊,当然,岛国爱情动作片里的那些不算。

  刘颖静静的躺在床上,看着我直勾勾的盯着她,本就脸皮不厚的她此时脸蛋像一个熟透了的苹果,红彤彤的。

  “看什么看,要弄就赶紧的,我妈一会儿该回来了。

  ”看到我愣在原地后,刘颖催促道。

  第一次听到刘颖居然用这种嗲嗲的声音跟我说话,哦!我现在都不敢相信是真的了,我抬手掐了一下腮,嗯,疼。

  我不是在做梦!已经掀起了刘颖的被子,我又狠狠的看了看刘颖那光溜溜的身子。

  没有赘肉的小肚子,大小不大不小刚刚好的峰峦,还有刘颖的两腿间那黑黑的一抹。

  这些东西,我等会就都能享受到了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s.com/twa.aspx?1109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s.com/twa.aspx?6687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s.com/twa.aspx?221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s.com/twa.aspx?4105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s.com/twa.aspx?3830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s.com/twa.aspx?6407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s.com/twa.aspx?4856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s.com/twa.aspx?6555.html